映月~ - 第四章囚禁(口交,鞭子, 前夫别硬来(偏执、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苏婉的挣扎没有丝毫作用,整个人被绑着,粗糙的绳子不松不紧的穿过那对娇嫩的白兔,使得更加挺翘,双腿从膝盖处被绑着,吊在了半空中,呈大字型分开,苏婉双眼被眼罩捂住,看不见东西,可其它器官却变得格外敏锐。

    脚步声逐渐的响起,苏婉攥着拳头,她知道是沈君泽。

    果然,人停在了她身前,左边的乳尖被粗暴的拽了起来,拉扯到不可思议的长度,又松开。

    苏婉紧紧的咬着下嘴唇,口腔中弥漫着一股铜锈味,她知道道,是血的味道。

    沈君泽对于她的隐忍一点都不放在心上,相反还饶有趣味的看着,手中的动作没停下来,柔软的触感,不由勾起了他内心的暴虐分子。

    “嘶…”苏婉没想到男人手劲会突然增大,好似要将她左边的白兔硬生生的拽下来一样。

    “那个男人有没有碰过?”

    那个男人?苏婉这些年被逼的无时无刻不再想怎么站住脚跟,让自己越发的强大,那有空去做爱!

    当然这些苏婉是不会说出来的。

    沈君泽也没指望她会回答,白亮的灯光下,女人白嫩的酮体上左乳红肿着,而右乳尖被男人含进嘴中,舌尖啃咬着,似乎在咀嚼东西般。

    苏婉渐渐的从中找到了些感觉,疼痛中带着酥麻,说不清是想要什么更多些,小穴一片泥泞。

    顺着骨缝,蜜水逐渐的流向小腿,滴落在地上。

    沈君泽垂眸看了眼轻笑道:“苏婉你还真是淫荡…”

    说完,手大力的掐揉着她的玉兔,苏婉闷哼出声,毕竟女人娇嫩的地方,被如此粗鲁的对待,怎么可能不疼,终于,忍不住求饶道:“君泽,求你,轻…点…啊!”

    男人坏心的掐着她下面的花核,本就敏感的身体哪里受得住如此对待,上面明明疼的要死,下面却带着无尽的快感,可这快感却终究差一点……

    苏婉被卡在哪里,只觉得难受极了,小声道:“你进来!”

    “什么进去?”虽然许久未做,可沈君泽很清楚苏婉的身体,甚至比苏婉本人更清楚……

    没指望她回答,执着的问道:“那个男人有这么碰过你吗?”

    说着,沈君泽的手放开已经肿胀的乳肉,手渐渐的往下牢牢的掐着她的细腰,另一只手,摸着她已经湿滑一片的花穴,在入口处打转,苏婉被折磨的有些崩溃,忍不住吼道:“沈君泽你是不是男人?还是说不行了?”

    男人眯着眼眸,带着狠厉,捏着她下巴,手指不断的摩挲着她的红唇,直到苏婉觉得自己的唇瓣要破了男人才松开。

    只听他轻声呢喃道:“这里应该没被碰过…”

    还未等苏婉反应过来,只觉得下巴很疼,忍不住叫出声,口中被塞了个东西,中间是镂空的,苏婉手腿都被禁锢着,嘴巴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

    “咔嚓”是皮带扣打开的声音,紧接着苏婉吊在半空中的位置被放低了一些。

    男人手指放入她的口中,不断的抽插着模拟做爱的样子。

    等她的口水逐渐流出嘴唇,才将自己的肉棒一点点塞进去。

    苏婉嘴角被口球撑的要裂开了,口中一点点被异物塞满,男人的肉棒刚塞进去三分之一,就到了喉咙处,苏婉拼命的开始挣扎,不行不能在进来了,她会死的。

    男人好似会读心术,“放心你不会死的。”

    说完压着她的头开始大力的抽插着,紧致、温暖的口腔,时不时往喉咙里更进一步,苏婉干呕起来,眼角泛着生理泪水,手腕被绳子绑着不断的磨蹭着,现在只觉得很疼,不用看苏婉也知道已经破了。

    约么半个小时后,苏婉到了极限,喉咙不断的收紧,龟头被紧紧的卡住,深处犹如小穴般很会吸,沈君泽没忍住直接将余下的三分之一肉棒狠狠的压着女人的头操了进去。

    一股精液喷在女人的口腔中,苏婉被呛得不断咳嗽,不少被她咽进肚子中。

    “吞下去!”男人声音带着磁性沙哑掐着她的下巴往上抬道。

    苏婉被口腔中浓郁的麝香味弄的很恶心,可被男人掐着下巴,即便再不情愿也只能咽了下去。

    随着她不断吞咽的动作,沈君泽刚射完精还在她红唇中的肉棒隐隐有再硬起来的样子。

    吓得苏婉不敢在有所动作,屏住呼吸,生怕再来一次。

    过了一会,沈君泽看着她唇角的白浊,眸子暗淡了些。

    “婉婉你还真是不乖。”说完,从一旁的墙上拿下来一条黑色的长鞭。

    “既然浪费了,没全部吃下去,那就接受惩罚……毕竟浪费东西是可耻的……”

    沈君泽一点都不怕有人会知道,整个九号楼,都是被沈君泽买下来的,虽然这些年他不在她身边陪伴,可关于她的点点滴滴都一清二楚。

    这里面自然包括小飞帮她找房子,如此才计划了这一切……

    沈君泽手中握着鞭子,粗细犹如小拇指般,绕到她的身后,看着她早就红肿鼓起来的臀瓣,如成熟的蜜桃般很诱人和白皙的脊背。

    握着鞭子慢慢划过,女人成功的绷着身体,苏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隐隐有些渴望……

    这想法只是一瞬间就被她打消了,肯定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受到的刺激太多了她才会有这么离奇的想法。

    还没等她回神,“啪”鞭子就落在了她白皙的脊背。

    鞭痕迅速的红了起来,苏婉没有丝毫防备:“啊!”叫了出声。

    这一鞭子,沈君泽用了两成力道,还没等苏婉适应,紧接着“啪啪啪”鞭子不断的落在她身上,原本红肿的臀部,更是有些隐隐出血的样子。

    苏婉随着鞭子的落下,不断的摇摆着自己的红臀,黑色的长发铺散开她白、红的脊背上,三种颜色形成了凄美的对比。

    约么二十鞭,沈君泽停下动作,看着正粗喘气的女人,脸上全是汗水不断滴落。

    将绑着她的绳子解开,抱着她走进隔壁的浴室中,此时苏婉早就被折腾的没了力气,脑子昏昏沉沉的,一下子竟昏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身体内的小东西折腾醒来的,身上一片的清爽,除了被鞭子抽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疼,应该是没有上药,苏婉在心里骂了沈君泽一遍。

    下面的小穴正欢快的流着水,安静的房间中除了苏婉时不时压抑的欢愉声,就是身体内那小玩具嗡嗡的声音。

    苏婉只觉得自己空虚极了,像极了之前被沈君泽折磨时候的样子,一直吊着胃口就是不给满足。

    双腿摩擦着,苏婉想要凭借这样缓解身体的渴望,谁知非但没有满足,反而想要的越发多,手指慢慢的摸着自己的小花穴,指甲不断刮着自己的花核。

    “哈…啊…嗯…不够…”女人眼神迷离,另一只手不

    んāitāngщénxué.c哦m

    断的揉捏着自己在此之前已经有些青紫的娇乳,上面酥酥麻麻的疼痛感和下面一波波的快感累积起来。

    女人正自慰的起劲,在隔壁书房中透过监控看着这一切的男人眸子很黑,分不清喜怒的看着。

    苏婉自然不清楚,手指慢慢的伸入自己的小穴中,刚进去就被穴肉包围起来,她手指模仿交合的样子,不断的抽插着,渐渐的速度越发的快,苏婉蹙起眉头,是的不够,还不够……

    “唔…君泽哥哥,快进来,婉婉好难受,好像要你的大棒子进来……”

    苏婉毫无意识的将自己内心的渴望说出。

    手指由一根变成两根,不断的在肉穴中抽插,随着她的动作,原本在穴内不深的跳蛋深入进去,许是碰到了某个敏感点,苏婉仰起头,“啊!泽哥哥婉婉到了,快给婉婉……”说完她小腹一阵抽搐,刀削的肩膀抖动着。

    好一会苏婉才从情欲中渐渐回神。

    身体内的跳蛋还在工作着,苏婉脸红的看着被自己弄湿的床单,脸上一阵难堪,从自己身体内将跳蛋慢慢的抽出。

    “啊…嗯…好快…”苏婉好一会才将不断震动的跳蛋拿了出来,看着嗡嗡的小东西,想着它在刚刚碰到自己花核的时候,那种感觉……

    手不由自主的将它放到了花核的位置,刚刚才高潮的身体,哪里经得起这番折腾,不过一会,苏婉变开始浪叫起来。

    “啊……好哥哥,对…嗯…就是…那…哪里,好痒啊…啊!”苏婉唇角变得晶莹,红唇张着,身体在不断的抽搐着,眼睛迷离的看着天花板,好似在回忆刚刚高潮的快感。

    下一章继续~

    女主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哇……作者君为她捏了把汗。

    んāitāngщénxué.c哦m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