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月~ - 第一章回来 前夫别硬来(偏执、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四年后,s市机场

    苏婉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建设,心中一片复杂,这是她一辈子都不想回来的地方。

    可得知哥哥还在世的消息,还有午夜梦回一次次梦到苏家人被烧得面目全非,她不得不回来!

    耳边是主持人温柔的声音,报道着沉君泽带领沉氏集团更上一层楼。

    听到熟悉的名字,她下意识抬起头,看着巨大荧屏上他的照片,苏婉怔楞了下,嘴角的弧度变得苦涩起来,痴痴地看着他的照片,他相比较四年前变得更加稳重了不少,黑色的眸子波澜不惊,更加难测……

    一个长相斯文的男人来到苏婉身旁,恭敬道:“苏总好,我是罗副总安排接您的人,您叫我小飞便好。”

    苏婉将眸子中的水雾压回去,上下打量了下,嗯了一声,便任由小飞将自己手中的行李装上了车。

    车子在飞速行驶,苏婉朝着窗外看,叁年没回来,s市的变化可真大,翻开手机相册中那人的照片,抚摸上去,呢喃道:“君泽,你还好么?”

    察觉到小飞不断犹豫着,苏婉淡漠道:“怎么?”

    “苏总,这边的人查到当时苏少根本就没在家,所以侥幸躲过了一劫,可下落始终不明!”

    听此,苏婉的手狠狠的攥在一起,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这里面没鬼说什么她都不信,要不然的话,这么多年哥哥怎么会一点消息都没有!

    要不是楚然当初勾搭霍家制造意外,苏家怎么会全家老少全部活活烧死!   想到这她就一阵恨!

    “叮咚!”手机铃声响起,将她的意识唤回,看着那串没有备注却异常熟悉的号码,苏婉眼睛酸涩起来,差点流出泪水,指尖颤抖着她逃避似的将电话挂断!

    可来电人及有耐心的再次打来,苏婉直接将手机关机,前面开车的小飞神色了然,想必号码的主人就是占据苏总心房的男人!

    后面一辆低调的黑色奔驰车厢内,电话不断被挂断,男人冷冽的气息充斥整个车厢,陆洋小心翼翼的开着车,大气不敢喘,通过后视镜看了眼他铁青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问:“沉总,那还要在继续跟着么?”

    要不是身后人全身散发冰冷气息太过压抑,陆洋真想放鞭炮庆祝一下,当时将人赶走的时候一脸冷傲,现在被挂个电话就受不了了,报应!

    “跟!”黑色眸子中一片冰冷,“查查夫人怎么突然回国了!”

    这个狠心的女人,一走就是四年,中途没有一次回来,可见她有多恨这地方,突然回来肯定是有理由的,只要抓住了,还怕她再次离开么?想到这沉君泽的脸色缓了下来,眸子中全是势在必得……

    茗城小区

    扫了眼周围的环境,苏婉满意的点了下头,罗昊办事她一向放心,这些年在华尔街拼搏,罗昊的帮助、陪伴是她无法报答的,知道他想要什么可一颗早已死掉的心如何在给他半点回应。

    失神间,身后一阵清冽中带着烟草的气息将她包裹住,熟悉的气息让她身体僵硬起来,她手攥紧不敢回头……怕情绪不受控制,让她在他面前仅存的一丝尊严都消失!

    身后的男人却并不打算放过她,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苏婉。”不知是不是故意,他的热气喷在她的耳朵上,引起一阵颤栗。

    苏婉装作听不见,拉着行李大步朝电梯走去,却被攥住手腕,还不等她反应身体便被压在墙上。

    两人身体紧贴着,隔着一层单薄的布料,苏婉能清晰的感觉到沉君泽身体的温度在不断上升,咬着唇瓣,她脸上出现一抹难堪,这算什么?

    她不断的挣扎,沉君泽能清晰察觉到她不想在和他扯上一点关系。

    “沉君泽,你放开我!”

    触及到她眼底的气愤和仇恨,心中抽痛起来,他本能的将手松开,“你就这么讨厌我?”

    苏婉得到自由后,揉着被捏红肿的地方,这个动作深深的刺激到了沉君泽,她就这么嫌弃他么?双手紧握,手上的青筋暴突,想也没想,将她的下巴捏住,直接吻了上去。

    他近乎贪恋的吻着她的唇,将她不断挣扎的身体压在墙上,口腔中逐渐变得苦涩,看着她怨恨的泪水,抬手想要将她的泪水擦去,却想起刚刚那幕,手终究放下。

    “沉君泽,你到底想做什么?我一无所有了,你放过我好么?”苏婉情绪崩溃的看着他,眸子里全是哀求。

    当年她明知他有喜欢的人,还是一意孤行嫁给了他,她知道不该占据不属于她的东西,可她也为此付出了代价……

    为什么还是不放过她?

    男人眸子犀利的盯着她,道:“苏婉放过你想都不要想!是你当初先来招惹我的!”

    说罢,将她打横抱起,苏婉心里全是哀伤,讽刺道:“是啊,当初是我不知天高地厚,招惹的沉总,可我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不是吗?

    望沉总能高抬贵手,放过苏婉!”

    沉君泽被苏婉气笑了,没在说话,直接抱着怀中的女人,朝着电梯进去,等电梯停了下来,十六楼,顶楼!

    苏婉看着数字,眸子变得惊慌起来,虽然一闪而过,可男人却没有错过。

    “沉君泽你想要干什么?”

    沉君泽没有出声,不顾她的挣扎,带着她走进了房间中。

    苏婉被抵在门上,望着男人冷冽的脸颊,心里一阵发紧。

    “我们离婚了,沉总这么做不太恰当吧,而且不怕您的心上人知道了会生气?”苏婉努力保持冷静道。

    可声音中的颤抖,却没逃过沉君泽的耳朵。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